2020/12/18「RE Meetup 網路人聚會」紀實:憶當年,找回往日的美好時光


★ 照片提供:快樂雲

日期:2020年12月18日(星期五)早上9:30-11:30
地點:臺北市益品書屋。
參加者(順時針):Vista、白熊(秦振家)、童上瑋、快樂雲、Dear John、海豚飛、Smile、工頭堅與Mr.6


「RE Meetup 網路人聚會」,是由資深網路人Vista和Mr.6所聯合舉辦的網路老骨頭聚會活動。

和網際網路一起成長的部分朋友,很多都是從Web 2.0時代就在網路上相互熟稔的夥伴。時光飛逝,一晃過了十年,我們很想知道朋友們的近況──特別是在新冠疫情肆虐的這一年,格外想念大家。所以,我(Vista)和Mr.6就決定在2020年年底舉辦一場久違的聚會,期待可以見到一些老朋友。

九點半不到,就有朋友陸續到場。等到活動一開始,由我打頭陣,先跟大家問好,也藉機打開了話匣子。隱約中,有一種「白頭宮女話當年」的感受⋯⋯

認識Vista的朋友可能知道,我以前出身網路產業、媒體,如今以職業講師、專欄作家與顧問的身份混跡江湖。有些人對我的印象,還停留在媒體主編那個年代,所以一開始也跟大家更新一下近況。

有人問我最近忙什麼?除了經營「我愛寫筆記」社群和籌備Podcast節目以及幫報社寫專欄之外,主要就是在公部門、企業與大學院校講課了吧!

有人問我講課好不好玩,這還真是一言難盡哪!聊起近年來在大學講課的經驗,感覺現在的師生關係有些微妙。舉例來說,教室裡偶爾會充斥著學生帶來的各種食物的奇特氣味,甚至有時候某些同學還會打開手機做直播,老師彷彿也習慣了,見怪不怪。

記得有一次應邀前往某大學授課,當同學們都在滑手機或偷打電腦遊戲時,我卻意外看到一個人坐在角落專心地抄筆記。那時心想,「太好了,終於有一個學生願意聽課、做筆記!」,正準備好好褒揚這位同學,沒想到一旁的助教卻提醒我,那人居然不是學生,而是一位剛從美國學成歸來的新任助理教授。

哎呀,時代真的不同了,現在居然是老師比學生還認真聽課?你看看,我們這些老傢伙是不是得要流下幾滴時代的眼淚呢?

又有一次,我在國內某所名校的大傳系講課,結果發現女同學不是在滑手機,就是在玩前面同學的頭髮。還有一個女生過了十分鐘才姍姍來遲,用「飄」的走進教室,額頭上還貼一張符。噢,原來那天是萬聖節!下課之後同學們一哄而散,那位貼了符的女同學刻意走向講臺來找老師。我心想,是不是這位學生想要發問問題呢?沒想到居然是要老師來合照,一起當鬼呀!

說到和大學生的有趣互動,快樂雲也提到她十幾年前的教學經驗。有一次,某位同學竟然把香噴噴的肉燥麵夾帶進來,她只好滿臉尷尬地提醒該位同學坐到角落邊邊的位子,以免影響到其他同學的上課情緒。

言歸正傳,我跟大家分享為什麼要辦「RE Meetup 網路人聚會」這個活動的初衷。記得之前很多朋友曾看過「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部落客 - 2008 台灣百大部落格現況整理」那篇文章,也讓很多人兀自掉進了時光的隧道。

就像李維菁的《老派的約會》提到的場景,約人要用MSN,第一次還要假惺惺地先拒絕⋯⋯很多人看到那篇談到Web 2.0時代的懷舊文章,就會忍不住想起「部落格觀察」當年的前一百名部落客都到哪裡了?

已經當了媽媽的彎彎,如今還在畫畫嗎?而貴婦奈奈跑去哪裡了,是否一切安好?老實說,我和Mr. 6在這篇文章發表之前,就有舉辦聚會的想法了,倒不完全是那篇文章的關係,才想要找大家聚聚。真要說的話,那篇文章頂多就只是扮演觸媒的角色而已。

很多人因為最近看了暢哥的直播,才知道Mr.6的行蹤。其實,我們這幾年始終保持聯繫,有空就會和他透過網路聊天;當然,和其他的老朋友也是會在Facebook或Twitter上相遇。所以,要找大家來喝喝咖啡、聊是非,其實也很正常!

話說回來,既然我們要來舉辦一場老派的約會(不,是聚會),那麼這個地點似乎也不該選在時下年輕人喜歡聚集的麥當勞或路易莎。想到以前舉辦過讀書會的益品書屋似乎很合適,這個場地的地段很棒,也很有文青喜愛的書卷氣呢!

帶我出門,用老派的方式約我,在我拒絕你兩次之後,第三次我會點頭。不要MSN敲我,不要臉書留言,禁止用What's App臨時問我等下是否有空。我們要散步,要走很長很長的路。只有在散步的時候我們真正的談話,老派的談話。
——《老派約會之必要

說實在的,這次聚會辦得有些匆促,難免對夥伴們有些抱歉!不過,畢竟這是我們兩個人的臨時起意,背後也沒有什麼公司、組織的奧援與挹注,只好一切從簡。話說回來,如果這是部落客年會,當然可以從長計議。不過既然只是相見歡,就期待來的老朋友們可以碰撞出一些火花,甚至可以一起做些有趣的事情!

我們的想法很簡單,也沒有很複雜,見到大家都非常開心。嗯,這就是我們要聚會的想法,所以我把這個聚會活動命名為「RE Meetup」,大有一種重溫網路情懷的念想。想想十多年前自己開始寫部落格,從自己架站,或是負責Yam Blog樂多日誌的蠅運,那個年代還有MSN和ICQ,真的很有趣!

談完了舉辦這場聚會的想法,接下來就把麥克風交給大家,請所有的與會來賓輪流簡單自我介紹。

第一位發言的朋友,就是人稱「白熊」的秦振家。他也是一位資深的媒體人,但自認像是一個觀察者和策進者,比較不像第一線的參與者。其實,他有豐富的媒體經驗,曾待過奧美等知名企業在內的廣告、公關產業,也曾當過《創新發現誌》的主編。

白熊離開朝九晚六的工作之後,開始以自由工作者的身份,從事一些高科技業的翻譯與撰稿工作,代表客戶像是Red Hat或Amazon旗下的AWS等科技大廠。前幾年,也曾和我一起經營「內容駭客」網站,投入有關內容行銷的宣導。財稅背景出身的白熊,卻喜歡涉獵各種不同的書籍,有空的時候也會去參加一些讀書會等社群活動。

遠從臺中前來與會的童上瑋,則是一位搜尋引擎優化(SEO)專家,同時也是網路行銷領域的講師。他平時除了在文化大學推廣部、天地人文創等機構授課外,也擔任某些公司的行銷顧問,像是中部某大醫療器材公司及GOGOSHOP網路開店平臺,都是他的客戶。

談到讓人懷念的Web 2.0時代,童上瑋提到他當年還在念交大,大一的時候是資管系的網路管理員,也在那個時候去接觸了WordPress、Movable Type等部落格平臺。他分享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當時雖然沒有成為正式的部落客,很神奇的在剛出社會時開過一個只寫四篇文章的部落格,卻因為「關鍵字排行達人」的身份在搜尋引擎名列前茅而被工商時報採訪。

童上瑋回想起來,當時才二十五、六歲,第一次上報紙,證明了部落格威力很大。現在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很多公司的生意受到影響,也不知可以做什麼?其實這個時候,業界就需要SEO專家的幫忙,而這正好是他擅長的領域。

★ 照片提供:Vista

接下來發言的是快樂雲,她從2003年開始寫部落格,當時曾待過電通和美系的廣告公司。因為以前曾任職於廣告公司的關係,所以開設部落格的第一天就知道要經營個人品牌,一開始就叫做「快樂雲」,但也因為這個緣故,很多人至今仍不知其本名。

快樂雲喜歡旅行,在廣告公司工作期間就把以前的旅行紀錄,發表到明日報新聞台。對她來說,當時寫部落格比較多是興趣,沒想到十幾年後這玩意居然會商業化,而產業的瞬息萬變也讓人目不暇給!

快樂雲認為堅持寫作初衷是滿好的事情,因為只要好好經營自己的部落格,很多機會就自動靠過來了!舉凡報紙、新聞、電視的曝光,甚至現在也有一個廣播節目可以做。她並不想把部落格弄得太商業,比較像是用部落格記錄自己的生活。她打了一個有趣的比方,很開心每天就是在「坐吃山空」,只要是有計畫性的玩,以前不時也會有一些像是觀光局等單位的合作邀約,也因此有機會和國外部落客一起出門。

她提到有一次到國外參訪,在泰國遇見一位來自印度的部落客,對方問她寫了多少年?快樂雲說十四年,印度部落客感到很詫異。賦歸之後,幾個部落客立刻組了一個群組,說是「以後有案子可互相分享」。這種商業化的氛圍讓快樂雲感到震撼,心想「呃,我們不是來玩的嗎?」。

反而最近因為疫情的關係,國旅開始變得熱門,也讓她覺得可以藉此機會好好地認識寶島臺灣,也尋求一些發展的可能性,不然虛度十幾年的光陰,坐吃山空也不是辦法。所以,快樂雲最近也開始重視變現的可能,把較多心思與時間放在投資理財上⋯⋯當然,熱愛旅遊的她不會忘本,還是會抽空外出旅遊和寫作。

快樂雲指出,現在和她的老公每天能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也就很開心了。儘管對於人生的意義,目前還沒有找到答案,但希望能維持原本的初衷做自己喜歡的事,也就夠了!

同樣也和旅遊有著不解之緣的Dear John,近年來創業有成。但可能因為忙著經營事業的關係,他笑稱自己的部落格已經「長草」很久了!所以,最近除了做影音直播,因為某天看到Zen大的部落格驚為天人,心想「天啊!怎麼變如此漂亮!」,促使他又想起了部落格這件事,並請公司的美編協助,重新改版與妝點自己的部落格。

得到Zen大的首肯之後,他採用了一模一樣的部落格版型,儘管裡面存放著很久以前文章,但最近又開始恢復筆耕。當然,我相信某些老朋友可能還會記得,Dear John以前在中時集團服務時,曾舉辦過「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當時還找了工頭堅來當主持人。

十年前,Dear John成立一間名為讚點子的數位行銷公司。他笑說目前公司有數十位員工(大概有二、三十位全職的小編,領著正職的勞健保,都在家裡工作),還曾寫了一本書叫《我們辦公室沒有人!管理大解放,自由工作團隊如何創造更高績效》。

近年來,他關注LINE行銷,最近在研究一個新的工具,嘗試在公司內部導入「辦公打卡系統」,讓員工可以透過LINE打卡。

接下來,輪到久違的海豚飛登場。她從2004年開始寫部落格,至今不曾中斷。令人訝異的是她已經退休了,平常教些書法,也在知名小學教音樂。她笑說從來沒有打過卡,一直是單純的個人工作者。這個月才剛從臺東旅行回來,真讓人羨慕不已!

只要連上海豚飛的部落格,就可以看到一些書法、遊記或讀書心得的內容。她說,要有些記錄價值的,才會寫進部落格裡。海豚飛不只是寫部落格,她很早就開始玩「光陰地圖」(註:海豚飛:有人用文字寫日記,有人用圖畫寫日記,有人用音樂寫日記,有人用生命寫日記。從2010年開始,我們要玩個有趣豐富的每日一拍,用照片來寫日記,稱之為「光陰地圖」)。

近年來,海豚飛深居簡出,平常雖有注意朋友的訊息,但多半在網路上按讚而已。海豚飛看起來還是活力十足,她說很高興這次有機會來參加「RE Meetup 網路人聚會」,見到老友們真的非常開心!

緊接著登場的Smile,是本次活動最年輕的夥伴。她是從暢哥的直播得知此聚會,剛好自己的時間許可才報名參加這次活動。她以前在做業務行銷工作,現在有在經營自己的Instagram,偶爾也會接幾個與文字相關的案子。

提起部落格,她說從國中時期就開始看「無名小站」(眾人哀天怨地……)就寫一下心得分享,那時候開始喜歡閱讀。但大學時代都在玩社團、聽演講,就沒有持續寫部落格了,都是斷斷續續的。

那個時候的書寫只是興趣,直到去年進入人生低潮期,直到今年才重新透過寫作站起來,想找一點喜歡和擅長的事情開始做。以前沒有自信,唯有寫作是自己有把握的,一方面靠寫作修復自己,一方面視它為「輸出」管道(以前聽很多演講,輸入很多東西了)。所以,就從一月底的時候開始,很有紀律的以每周兩篇文章的頻率寫到現在。在Instagram的經營方面,則是每周三篇,在文章的部份現在也已寫得快一年了。

她會計畫一周固定發表幾篇,且規定發文時間(好比週三、週五早上七點半),也算敦促自己的方式。既然公開承諾了,就一定會達成!坐在她對面的白熊,也笑說:「這是正向循環,很好!呀!」

坐在旁邊的工頭堅,也認為這樣經營自媒體很不錯呢!Smile說自己這樣寫著寫著,居然也已經快屆滿一年了。最近也開始學WordPress架站,很開心有機會可以參加聚會,認識喜歡寫作的前輩們。

聽完Smile的分享,終於輪到資深網路人工頭堅發言,他笑說:「剛剛一直在想,到底要從哪一段開始講起?」

他提到今天遇到的是不同階段的朋友,所以決定先講一件事情。那就是從以前到現在,雖然很多人把他跟部落格聯想在一起,但這麼多年自己腦袋裡所想的一直是「網路創業」這四個字。從1997年、1998年就開始,那時候就認識Vista了,兩人也曾在網路產業共事過。當時就有想要網路創業的念頭,國外有什麼東西就會一直看,不斷思索有沒有合適的創業模式?

1999年,當時在美國就出現了部落格的雛型了!工頭堅回頭查過記錄,很早以前就已經申請部落格帳號!然後是個人的新聞台,在上面發表一些文章,之後開始有「五年級訓導處」。而一群擁有相似理念和背景的朋友在網路相聚,自然是相當令人振奮、高興的事!

工頭堅說,剛聽到快樂雲介紹自己名字時就不免感慨,曾經有很多人問他「工頭堅」是什麼意思?想想這個名字和旅遊一點關係也沒有,當時叫工頭堅是因為「網工陣線」(Vista補充,還有「極東電誌」)。這個名字其實和網路有關,卻和旅遊沒有什麼淵源。

沒想到後來進入旅遊業,他卻一直被追問這個名字的由來,到底有何意涵?有時被問煩了,工頭堅就會想要反問,「那不然,請你去問問九把刀,為什麼他要叫九把刀?」嗯,說穿了那就是一個筆名啊。

談到新聞台的那段歷史,其實工頭堅在2000年時曾有機會參與明日報的營運,但無奈當時網路突然泡沫化,整個產業都陷入很大衝擊,所以才跑去旅遊業發展。不可諱言,當時旅遊業正要起飛,也有一片大好的前景。

他沒有忘情寫作,依舊持續經營部落格,一直到了2003、2004年左右。還記得那時候用Movable Type架站,接下來遇到Jeff和Amy,大家齊聚一堂,也架設了「憂鬱馬戲團」。熱愛音樂的Jeff,就是當初的幕後推手,真正架站的功臣。

時序進入2005年的時候,新浪、無名小站等等正夯,當時工頭堅已經在旅行社上班了,那個時候還曾建議公司用部落格來行銷(白熊補充:那時候在奧美服務,工頭堅有名到連Intel都指名要他寫文章)。

回頭來看這些事,工頭堅覺得有點可惜與後悔,就是他把部落格帶進旅遊產業,過程中卻沒有把自己的部落格「商業化」。箇中的心情相當複雜,某部份和快樂雲一樣,當時認為部落格是個人書寫的記錄;一直沒有刻意想做個人品牌,反而都是因為太想做「平臺」。後來到某旅遊集團服務的時候,也都是想幫忙做出方便客戶使用的網路平臺。直至2005年離開,現在一起創業這些人都是部落格時代的熟朋友,像是鄭龜、史萊姆等人……

事實上,也就是在那個時候,2005、2006年第一次和Vista到對岸參加中文網誌年會的同一批成員。當時,旅遊界有人問:「如果出來要做旅遊媒體或旅行社,為何不找旅遊界而是找網路人?」工頭堅回答,因為他已經熟知旅遊業,反而需要一些夥伴更聽得懂他的想法且一直留在科技的第一線,知道什麼是最紅的?許多夥伴在當年還只是個寫作阿宅,但如今個個都是優秀、厲害的經營者。

★ 照片提供:Vista

一直忙著紀錄的Mr.6,此刻終於能說說自己的想法。他指出,看了工頭堅的分享很有感觸,因為每一個時代更迭,就會把我們做成什麼樣子,而我們何其渺小,只是時代的棋子。

他笑說如果自己晚兩年或早兩年進網路界,可能就會做不一樣的事。像是工頭堅和Vista認識的1997年,那時還在念大三,那時候看新聞都會上新浪網,在海外的Netscape瀏覽器是不能看中文的。而在學校看,就只能看新浪網,因為它把文字做成圖檔化。

Mr.6沒有參與到明日報新聞台的階段,雖然覺得有點可惜,但也認為每個時代就有不一樣的作為。所以,後來回臺的時候想創業,但臺灣還在網路泡沫階段,儘管想創業卻沒有VC要投,就自己申請進VC工作。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整個臺灣創投業界總共就800、900個人,但是當時的創投圈看不懂網路,也的確網路沒有任何IPO或出場案。於是,Mr.6在沒有任何財務背景的狀況下,進了創投做基礎AO。老板就說:「那你就看網路啊,看興奇科技之類的標的。」,哎呀,如果那時候投下去就不得了!

Mr.6回想當年,愛情公寓似乎好像50萬美金就可投,但那時代沒有創投會投網站,他的弟弟叫他開部落格來跟上Techcrunch。這個美國的科技部落格當時叱吒風雲,只靠六個正方形廣告就賺大
錢。

後來,遇見第二個經濟不景氣(雷曼兄弟次貸風暴),因為募不到錢只好接案子。一開始想對企業如康泰納仕集團賣部落格服務,想幫企業開部落格,後來連免費寫他們也不要!隔了半年,碰上社群媒體風起雲湧,說要幫企業開臉書粉絲團,就個個公司都來給案子!於是,Mr.6就開了一家社群行銷公司,就和Dear John一樣(註:經營十年後賣掉該公司,如今另外創業)。

Mr.6笑說,自己和Dear John算同行(Dear John也笑著回應,那今天這裡有很多同行。像是工頭堅雖不是同行,但母公司是同行。有時候去標案子,三間公司都會看到彼此的代表)。

Mr.6拉回主題,笑著說之所以和Vista舉辦這個聚會,主要是來幫大家打字,紀錄美好的回憶。其實,聚會本身並沒有特別的目的,只想彼此看看我們共同經歷一個時代,除了看看有什麼最新的可以一起交流一起做,我們是一群共同了解「時代其實是非常殘酷的」的歷練者。

工頭堅也同意這樣的看法:「我覺得是很好的story,可以給大家很多啟示。」當然,這不只是一時的輝煌,而是過去十年起起落落的story。

工頭堅還說:「如果要我說一句話,我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沒有從Day 1就開始『賣東西』。如果從Day 1就開始,也許後續的發展就會大不同。」以前,工頭堅在做的事都是在幫公司推行程,而不是自己在賣東西。心想公司給自己薪水,生活過得去就好,沒想太多。可以賣的商品不只是推行程,還有電腦等等……當然,每個人的生活境遇都不同,看到486兄如今的發展也很令人羨慕呀!

說到商業模式,海豚飛也分享她自己的募資經驗:「有一次想去日本旅遊三十天,但剛好缺盤纏,所以就在網路上募資,賣三十幅親手寫的心經。沒想到居然賣出了五十幾幅,等於募了兩倍行程的旅費呢!」

談到商業發展的契機,工頭堅笑稱:「雖然我現在五十多歲,但我現在『想通』了。」

聽工頭堅這樣說,我也很有感。除了年輕的Smile之外,本次活動的與會者幾乎都和工頭堅是同一個世代的,我們經歷過網路產業的興衰。但是很有趣啊,是否因為我們這群部落客比較「古意」,別人看到商機就會立刻轉化為生意,但我們只會……哦,好吧,來寫一篇文章吧!

還好,現在開始努力,應該還不晚。

工頭堅指出:「受到疫情的影響,旅遊業無疑受到最大衝擊。過了幾個月到現在,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如果不是疫情,相信我們這些人也沒有機會今天坐在一起。看起來此疫情可能還會再拖一年,這時候在2020年底此時,反而正是時候,讓我們及時來想想看可以做什麼?至少有一年的時間可做規畫。」

我同意這個看法,以前都沒有抓到「生意人的思維」。想到一本書《百萬富翁快車道》曾提過,以前的爸媽都會鼓勵小孩要好好念大學,以後才能找到安穩的工作。這就是「慢車道」的思維,固然沒有對錯,但成功的生意人可能不是這樣想的呀!

在一旁聽大哥哥、大姊姊講古的Smile,也突然提到:「最近一直在看個人品牌獲利的書,有一位叫李洛克的作者,一開始是在食品工廠殺魚的,人生際遇很有趣,似乎也很有故事呢!」

其實,每個人都有很多故事(就好像大多數人都以為Vista出身媒體,卻不知道我曾待過電子業,也當過老闆特助),而舉辦這樣的聚會,就是讓大家有機會來分享人生不同階段的美好回憶、經驗。

白熊也接著發言:「我有一個原始的想法,恰巧最近兒子上大一了,很多親戚朋友問他怎麼和兒子溝通,而自己從兒子國小一路到高中,都有參加家長會,一路跟著上來,後來他幫兒子讀的高中做了家長會刊,有一集還全用漫畫手法來呈現,也就是用照片做成漫畫,造成震撼,整個高中聯合會皆感到有趣。」

接下來,白熊透過投影機展示他幫南湖高中所製作的精美漫畫家長會刊,又引起在場來賓的一陣驚呼。

話匣子一旦打開,時間也就過得特別快。接近中午的時候,我才依依不捨地做了結論。

這回「RE Meetup 網路人聚會」初試啼聲,看起來大家的反應還不錯呢!下一場的「RE Meetup 網路人聚會」預計在2021年1月8日上午舉辦,也邀請了一位特別來賓進行主題分享,精彩可期。

有興趣報名的夥伴,請和我聯繫唷!親愛的朋友們,期待下次見(1月8日的聚會紀實已出爐,請看這裡)囉!

Buy Me a Coffee

★ 歡迎贊助一杯咖啡,為Vista加油打氣!您也可以多次贊助來表達支持,謝謝。

★ 想要打造您的個人品牌嗎?快來報名「個人品牌經營實戰」線上課程。



如果您想聽我分享有關個人品牌內容行銷文案寫作讀書心得等情報,歡迎免費訂閱「Vista電子報」!謝謝。


訂閱Vista電子報

    We respect your privacy. Unsubscribe at anytime.
    Powered By ConvertKit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