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怪談》:徜徉繁星間,我用自己的方式活著


Photo by SpaceX on Unsplash

喜歡的書籍,我可以「讀你千遍也不厭倦」;而讓人感動的歌曲,我也會反覆收聽與哼唱。還記得在古早年代,還曾把某位歌手的錄音帶聽到斷掉⋯⋯有人說摩羯座偏執又無比善良,也許我就是這樣的吧?


無論是走路的時候,或者是在做一些不需特別專注的工作時,我總喜歡戴上耳機,聽自己鍾情的歌曲。收聽音樂不但能讓我舒緩身心,也能開啟多元的想像空間,甚至讓我嘗試在不同的時空背景與詞曲創作者對話。

也許因為偏執的緣故,我的歌單增長速度並不快,但上頭的那些曲目,我倒是可以自豪地說,每首歌都有截然不同的喜歡的原因。好比英國華麗搖滾歌手大衛・鮑伊(David Bowie)在1969年的代表作《太空怪談》(Space Oddity),就讓我印象深刻。

我不是一個先知,或是石器時代的人,我只是一個擁有潛力成為超人的凡人:我用自己的方式活著

太空怪談》的歌詞算是淺顯易懂,乍看之下是講一個太空人湯姆少校迷失在太空中的故事。因同年阿波羅11號登月計畫啟動,這首歌還曾被BBC選為登月節目的主題曲,不僅獲得廣大歌迷的喜愛,銷售成績也不在話下。

但是如果你仔細推敲歌詞,其實隱約感覺得出一股悲涼。有人說大衛・鮑伊寫這首歌,其實是在諷刺1960年代美、蘇兩大強權的太空競賽,為了比賽誰比較快能夠把人類送上太空,所以罔顧太空人的人命安全。

後來在2012年的時候,有位加拿大籍的太空人克里斯・哈德菲爾德(Chris Hadfield)在結束太空任務準備返回地球時,他的兒子要求他唱這首歌。他的兒子改編了歌詞,讓克里斯老爹在告別浩瀚的太空前,在太空艙內演唱《太空怪談》,還拍攝MV作為紀念。


在長達5分30秒的MV中,性格的克里斯老爹拿著吉他自彈自唱的模樣,展現出身為太空人的灑脫胸懷。原本在大衛・鮑伊版本中的悲涼,似乎被真實版太空人所演繹的開拓精神取而代之,也讓我在聽歌的過程中勾起了許多的回憶。

還記得孩提時代,每個人都曾有過很多的志願,無論是要當科學家、醫生⋯⋯,每個人對於長大之後的世界總是懷抱著無比的夢想。老實說,太空人並不在眾多選項之內,但我和浩瀚的太空似乎又有些不解之緣。

還記得小時候讀空軍婦聯幼稚園,有些老師和附近眷村的叔叔伯伯遇到我們這群小朋友,總會問:「以後長大加入空軍吧?是吧!」雖然當時年紀小,倒也有過鴻鵠之志。甚至,當時還有長輩說我個兒小,如果當不上飛行員的話,那麼也滿適合修飛機的呀!

你想在晨間醒來,思索未來將很美好,太空探索文明就是那麼回事。它是關於相信未來,並認為將來會比過去更好的信念。我無法想像還有什麼比上太空徜徉繁星間更令人興奮。

儘管時光飛逝,當年的小朋友如今都已步入中年,而這首歌曲的作者大衛・鮑伊也過世五年多了。反覆聽著這首歌,想起當年的美、蘇太空競賽,再想到最近的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的火星計畫,不免有許多的感觸。

今天,剛好在臉書上看到一位朋友有感而發:「雖然我們每個人對於地球而言,都不過只是短暫過客,但值得我們認真思考的問題是:我發自內心地想窮極一生努力為地球留下的足跡是什麼?」

雖然我很欣賞賈伯斯和伊隆・馬斯克,但此刻並沒有那麼大的野心想要改變世界。我只不過想要一個不那麼冷酷的世界──擇我所愛,愛我所選;一切,從改變自我開始。

與其問自己想要留下什麼足跡給後人,我寧可在活著的時候多給這個世界一絲溫暖,多給親朋好友一些幫助。平時多讀讀書,參與自己感興趣的活動或做些有意義的事,更要學習坦然面對自己與未知的世界。

這些應該是我能力所及,也樂於實踐的行動──徜徉繁星間,用自己的方式活著。


Buy Me a Coffee

★ 歡迎贊助一杯咖啡,為Vista加油打氣!您也可以多次贊助來表達支持,謝謝。

★ 想學習內容行銷技巧嗎?歡迎報名「內容力:打造品牌的超能力」線上課。


如果您想聽我分享有關個人品牌內容行銷文案寫作讀書心得等情報,歡迎免費訂閱「Vista電子報」!謝謝。


訂閱Vista電子報

    We respect your privacy. Unsubscribe at anytime.
    Powered By ConvertKit

    張貼留言

    0 留言